Francess

【一元cp】生病

黑暗。
灼热。
无法呼吸。
徐伊景觉得自己像是困在一个巨大的炙烤炉里,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热,嘴唇更是连自己都感到了干燥。

难受。

额头清凉感忽然而至,好像是谁的手,柔软而不冰冷。一同感受到的还有嘴唇上仿佛甘露般的些许水汽。徐伊景费力地撑开了沉重的眼皮,从一线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了一个晃动的米黄色身影。

是李世真,徐伊景知道。毕竟在这种情况下不保持距离,还要硬生生闯进自己生活的人,只有李世真。
自己的镜子。
自己的......恋人。

徐伊景不由得幽幽叹出一口起来,自己这个身子到底是早年糟蹋得狠了,现在要偿还咯。本想着自己挺一挺就过去了,没想到还是让她担心了啊……

“代表nim,醒了吗?”

晃动的人影最终停在自己身旁,带着万般的温柔将自己抱坐起来,让自己可以舒服地靠在那人的怀里。

熟悉的气息、稍显瘦弱但绝对可靠的怀抱,烧得迷糊的徐伊景难得没有反对,只是安静地窝在李世真怀里喝着水。不得不承认,这个怀抱给了自己太多的安心,彼时的徐伊景再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女强人。

“世真呐……”徐伊景在李世真怀里连眼睛都未完全睁开,似是又要睡过去了。
“代表nim怎么了吗?”
像是即将要说出口的话很羞人似的,徐伊景又往怀里缩了缩,索性将脸也埋了进去,“陪陪我吧。”

李世真一怔,随机笑弯了眉眼,在徐伊景额间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好。”
———————————————
生病的代表意外地坦率呢,李世真如是说。

【敏若】糖葫芦一钱一串

突然开出的脑洞
OOC
—————————————————

今年蜀地一带的春日来得有些早,气温早不似冬日那般湿冷。卯时天虽才刚亮,早市上已有人叫卖起来。

周芷若提着父亲昨日打的鱼,准备去东家那里换得今日的菜钱。自打两年前母亲病故,周芷若的父亲变卖了家产买得一艘渔船,带着芷若以打渔为生。幸而周芷若今年不过一十有三却早早懂事,如今已是父亲的好帮手,能为清苦的家里承担一些工作,二人的生活也逐渐稳定下来。

却不说那些,这几日天气渐暖,收获不错,应当能卖个好价钱给家里添顿肉食。这般想着,周芷若脚下愈发轻快起来,眼见就要到了心情更是愉悦。

“让让!让让!————”凌乱的马蹄声传来,一同还有一道略显焦急的声音。周芷若本能回头,就见一匹貌似受惊了的马儿朝自己奔来。

心下虽然了然,脚却无法挪动半步,眼睁睁瞅着就要撞上。一道大力把自己生生拽到一边,只觉撞在谁的怀里险险避过了奔跑的马儿。看着马儿跑远周芷若方才回过神儿,急忙挣脱那人的怀抱。回身仔细一瞧,竟是倒在了一个青衣俊公子的身上。

周芷若心里一惊,缓了缓道:“多谢公子相救。”

“不必客气。”原来正是随父来到蜀地正巧在街上游玩的敏敏特穆尔,大元人称“绍敏郡主”是也。彼时绍敏身着男子汉服,又配一个折扇,倒是瞧不出半点蒙古草原气息,面容白净像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只是年岁瞧着尚小,虽到底有些稚色。

“公子可是附近人家么?能否告知姓名?我与父亲好登门答谢。”

“我叫敏.....赵敏,只是来蜀地游玩之人,举手之劳不必答谢。不知姑娘叫甚么名字?”赵敏不想暴露身份,灵机一动,就着自己“绍敏”的称号顺势起了一个汉名。看眼前女孩长得眉清目秀,虽然穿着粗布麻衣却难掩气质,长大后也定然是大美人一个。赵敏不由对这个女孩起了兴趣。

“我.....我叫周芷若。”

“芷若,芷若。当真是一个好名字。”赵敏哗地一下打开折扇,装模作样地摇了几下。凑在周芷若面前笑道:“周姑娘看上去与我一般年纪,我叫你芷若可好?”

周芷若只觉气恼,这人玉面青衣瞧这极是俊美,怎的这般轻佻!当下恼道:“赵公子,我们不过萍水相逢,这怕是不太好罢。”

“诶,哪里不好,我看挺好!周姑娘不用客气,叫我赵敏即可。方才......”

“公子出手相助之恩芷若必当报答,既然公子不屑钱财又是游人,芷若便带你去家父船上吃上一顿蜀地特色,权当报答罢。”

赵敏并不在意甚么报答不报答的,不过看这女孩生得如此漂亮透着南方特有的柔和,本以为是一位柔弱女子,眼下看她待人处事十分沉静不禁起了结交之心。略一思索,便道:

“周姑娘你既不喜我直呼姓名,我便叫你一声周姊姊。我刚来蜀地,人生地不熟的,瞧这里甚是热闹,不如你陪我逛上一逛罢。我买些好看的小物件回去,你陪陪我权当是报答我出手相救之恩可好?”
一番话说的真挚,配上那忽闪的眼睛,叫周芷若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只好勉强应了。

既然答应了,便卖好了鱼陪着赵敏沿街逛了起来。虽在这里生活许久,周芷若到底也是一个孩子,看赵敏东瞧西望玩得不亦乐乎,不知怎的也开心起来。心里倒是对赵敏有了不同的看法,见她这般喜欢这些小物件全然没了一开始见面小大人的模样,不禁微微一笑心道到底还是个孩子家家。

逛了许久两人都有些累了,便坐在河边的石墩子上休息。赵敏把玩着新到手的花簪子,一面口中振振有词,离得有些远周芷若甚么也听不清。便开口问道:“我说......我看你刚刚逛了好多胭脂水粉甚么的,现下又得了一个簪子,是想买回去给你母亲?”

赵敏被人打断倒显得无所谓,大咧咧地冲她一笑:“母亲不缺这些物什,是我瞅着新奇便多看了几眼。怎的很奇怪吗?”

“这倒没有,只是好奇赵......赵敏你竟会对这些东西好奇。”

“我不像那种人吗?”

“总觉得那是女儿家比较喜欢的罢。”

“我从未说过我是甚么公子呀……”不知何时赵敏已经挪到了周芷若的身边,这一句贴着周芷若的耳边吐气,直吹得她耳根发烫,又隐约嗅得一丝女儿家的香气,方恍然大悟。这俊美公子竟是一女子女扮男装!当下又是一惊,连赵敏何时牵着她的衣袍走了都不晓得。

回过神来的时候二人正站在一个卖糖葫芦的摊位前,看着赵敏兴高采烈地询问着价钱眉眼弯弯的样子便也一瞬间释怀了。这般模样倒真真是个英气的女孩子家才有的神色。

“给你。”

周芷若正兀自愣神之际,手里被塞进了一串糖葫芦。抬眼望向赵敏,无声询问。赵敏有点害羞似的别过了头,语气生硬道:“就.....就当是你陪我逛这么久的补偿!嗯......对!补偿!”又猛地转过头来,对上周芷若的目光,嘴一咧笑得开怀:“今日多谢周姊姊了,周姊姊与我当真投缘,我仍要在这待个数日,改日再来叨扰周姊姊可不要拒绝哦。”
说罢就潇洒地冲她摆摆手,像是生怕周芷若反悔一般急急走远了。

周芷若见她走的突然,下意识将糖葫芦送至口边咬了一口,酸酸甜甜。不由一笑:“滋味不错。”

——————————————————
未完待续tbc

肿么肥四,发啥都吞掉

每次都吞掉呀,告诉说放出来了可是一查还是没有......发图存档

你的眼睛—论有一个主持人女友是什么感受

谭晶X董卿 百合注意!
不喜勿入!切勿上升真人!

希望有缘见到的朋友们读得开心😊
此篇为谭晶part,董卿part以及同系列文章请戳头像
OOC

——————————————————
谢谢邀请,是这么说的吧?很荣幸来回答这个问题。处于私人要求我就不说是谁了~没怎么用过知乎,写得不好请见谅哈

仔细想想有一名主持人女朋友,其实也没有很不一样诶,大概就是,我的口条练的就特别顺?嗯,普通话也溜溜的。

我家那位,后面就叫她叫她主播好了,因为是主持人嘛,必须永远站在时代的前沿。因此她会花大量时间进行学习,丰富自己的知识。她永远的学习热情总是令我特别羡慕。我有点笨,平时又好玩好吃,总是不能做到像她一样呀!但是太用功了这也不好,不知不觉就会对很多事情苛刻起来,是不是主持人都有点吹毛求疵的特点呢?主播简直是追求完美到极致了。所以我听她们单位的人讲她平时特别高冷,不像电视上看到的那么亲切爱笑诶。不过这点可以理解,毕竟她也是她们单位的一把手,不严肃点怎么行~但对我一直很温柔的说,从我们认识的时候就对我很温柔了,哈哈。

主持人本来就忙,她又追求完美,所以总是把自己折腾的很累。这点我很不满意!她最近开了一档新的节目,又负责主持又负责幕后的,每天忙到昏天黑地,连家都少回来,这样对身体真是太不好了!气愤!我刚好有点事,怕她担心就没和她说,结果有天晚上失眠被她发现了给狠狠教训了一顿.....主持人口才好这点真是深有体会,尤其像主播这样出口成章,动辄就用典的人,要是吵架我根本没办法反驳......平时也很少会吵架啦,但是每次都说不过她真是太生气了!就连平时她明明是在耍赖也可以说的理直气壮的,好气!感觉受委屈的总是我。

讲到这个就不得不吐槽一下了。(这个词儿是这么用的吧?)她的同事们可以说很早就认识我了,在她还没有成名我和她刚刚认识的时候就认识了。所以说!千万不要认识主持人,尤其还是一群主持人!他们真的会调侃你到想一脚踹过去。每次被调侃的时候我都羞愤的要死,偏偏主播根本就不帮我,大部分就坐在旁边看着,还微笑!我觉得她根本就是想看我羞愤的样子!好气啊可还是要保持微笑,这是作为一个温柔完美的女朋友必备的品质。

不过她虽然高冷了一些,严厉了一些,确实是很喜欢读书并且读的很好的,这令我自愧不如。不过也挺好的,我有的时候要写一些东西无从下手的时候她总是会默默地帮我捉刀~作为补偿我就给她唱首歌咯~她总是很喜欢听我唱歌,有的时候她心情不太好或者工作比较累的时候,会撒娇要我唱歌给她听,我总是无法拒绝。试问谁能拒绝一个高冷的人温柔了眉眼对你温声软语呢?尤其当她的声音还特别好听,那种低沉但不暗哑的磁性嗓音在你耳边轻轻地撒娇的时候,作为女朋友的我!咳咳,自然是坐怀不乱,担当起哄她开心的责任啦!哈哈哈!

她每天晚上睡前都要读书,有时候时间长一点她就会睡着倒在我身上。但是我一动就又要挣扎着起来继续读,所以我就经常把她抱住拖进被子里睡觉,基本上我哼上两首歌的时间她就睡得沉了。我还是很心疼的,因为平时比较累嘛,又总要上镜,她很瘦,浑身上下都没什么肉的,抱起来也不舒服!咳咳,其实还是挺舒服的......不过她真的太瘦了,每次我都要花特别久的时间把她从工作里拽出来吃饭。主播我跟你讲哦,下次你要是再一副“我嫁给工作了”的样子,我就不给你唱歌了哦,也不哄你睡觉了哦,更不会在打雷的时候抱你哦!我说真的哦!

主持人大概都长的很好看吧,毕竟总要上电视,可是我总觉得我家主播大概是长得很好看很好看的那一种了。有那种岁月沉淀出来的成熟的美夹杂在里面,又知性又优雅,就是那种从身上流露出的气质总是让我心生向往,不然也不会头一次见就被迷住了哈哈,现在有时候还是会不自觉盯着她看哈哈。我指的是盯着电视上的她看啦。
啊想想她那么有名又优秀,好骄傲哦,虽然你们不知道她是谁,但还是骄傲一把~

—————知乎的分界线———————
谢谢大家的赞和评论!我第一次写没想到有这么多回信,很开心!
有人问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哎呀这多好猜。她是主持人啊,我参加一个是她主持的活动就认识啦。那时候她才初具名气,我根本就是一个新人啦,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很奇妙呢,本不会有什么交情的我们就那么认识了,还走到一起了。不过我们不是你们说的一个单位的哦,我偶尔会去她们台里做做节目表演什么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别的地方演出~(我的身份比较特殊就不说啦,你们只要知道我其实也蛮有名的就好了哈哈哈哈)



——————————————————————
欠自己一万年的更新😂总算是产出了,希望有缘能看到的人喜欢这篇文章~

亲吻

亲吻小段子一个
脑洞而已~

徐伊景看着怀里紧张到不行的人儿,心里暗暗好笑,真是的,明明是她自己先亲上来的.......
没有规定亲吻一定要闭眼,徐伊景由着自家小兔子在她嘴唇上探索,光明正大地看着她的模样。

因紧张而紧闭的双眼,连带着睫毛也在微微颤动,秀气的眉毛轻轻皱起。吻技青涩而稚嫩,只是附在她的唇上轻轻触碰,偶尔含住吮一吮却毫无章法。一张好看的脸却红的透透的,不用触碰都能感觉到一定是温热的。

徐伊景伸手揉了揉李世真发烫的耳朵,听着她发出了微微的嘤哼声,饶是像徐伊景这般沉着冷静的人也不由得眯眯眼。伸出舌尖在李世真下唇上微微一扫,怀里人瞬间就跟着颤了颤,身子也像软了似的像徐伊景倒去。本就有意为之的徐伊景自是乐得如此,干脆搂了人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两只手也捧上对方的脸颊,微一前倾便加深了这个吻。

许久过后李世真终是受不了了使劲儿推了推徐伊景才挣脱出来。本就红彤彤的脸现下更是像要滴出水来。再看徐伊景一脸促狭的笑意更觉得羞涩,转过脸去不再看徐伊景,手却还是松松地环在对方的腰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搓着衣物。

“世真呐……”

有缘者见吧……吞了无数遍......

你的眼睛—一些琐事

谭晶X董卿
自己写着玩的~切勿上升真人
清水无主线

——————————————————————
 
谭晶转业这事吧没和董卿说。唯一的一点迹象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早晨,餐桌前谭晶无意间问了董卿一句话:“卿卿,你说我退伍好不好呢?”
 
当时董卿也没反应过来,就回了一句:“当然好,那样你就不用总是到处跑,省的我担心。”
 
谭晶一听笑了:“说到担心,还是我担心的多一些,我这站功可杠杠的可不像有人脚底跟抹油似的总摔~而且也不知道是谁哦,打个雷就往我怀里钻呢!”
 
“......”被揭短的董卿脸不自觉泛了红,轻轻咳了下,“可以呀谭小晶,学会和你姐姐抬杠了~大裤衩里谁教你的?周涛?十七?小撒?我知道了!一定是朱军教的吧,人可是你姐夫,自然胳膊肘往里拐!”
 
“你瞧你瞎生气啥呢,还不是你教的,我有这么一个伶牙俐齿的主持人女朋友,口条厉害点不算啥。”
……
 
这话题就这么揭过去了,那天早上的谈话董卿没当回事,谭晶却认认真真考虑了。于是一年后,正值巅峰期的谭晶,转业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董卿气到几天没让谭晶进家门,你说这好好的事业说扔就扔了,能不气吗!但是在看到她家小干部睡了几天的宾馆衣服也没换在门口等了她几天的狼狈样子,还是心疼地一把把她拉进家门里。看着她浓重的黑眼圈叹了口气:“谭晶,值得吗?为了我,值得吗?”
 
眼前的人笑的灿烂又让人怜惜,眼睛里的光好似从未熄灭过:“值得的,卿卿,值得。”
 
无可奈何般垂下了搭在谭晶胳膊上的手,扯了扯自己裤腿上并不存在的褶皱终是松了眉头。轻轻拉着自家小干部领着她来了餐桌前,轻轻道:“行了我也不生你气了。这几天没吃好吧,快坐下把饭吃了。我去给你热点粥。”转身走了,没有看到身后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等董卿端着一碗热粥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两颊塞满了东西像只花栗鼠的谭晶,只是脸上清晰的两道泪痕很是刺眼。赶忙走上前去轻轻抹去眼泪,焦急的询问:“怎么了这是?饭菜不合胃口?那也不至于哭啊……”
 
“不不不,是饭菜太好吃了我才哭的......卿卿,你不怪我我真是太开心了……”
 
看着谭晶刚刚哭过还湿漉漉的眸子,董卿是怎么也生不起气来,只好摸摸头,耐心地拍着她的背。
 
“我知道你的选择,我也尊重你。我只是生气你没和我商量......诶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可......可是太好吃了嘛!好久都没吃到了......”塞满食物的嘴让谭晶的发音模糊不清,“你做的菜太好吃了我还能吃好多!”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小傻子。”董卿终是在谭晶的撒娇卖萌中缴械投了降,坐在餐桌对面认真看着她一口口吃掉自己为她做的饭,目光是自己察觉不到的温柔。
 
“卿卿......”谭晶突然抬起头来,很严肃地看着董卿,像是要宣布一项大事情,“其实......我只是转业了,不是失业了!所以不用你养我,我还是可以继续工作赚钱养家的!”
 
“噗呲.....”
“怎么了吗?”
看着谭晶慌张的样子董卿好心情地勾勾嘴角,轻声道:“我知道啊,既然转业了就做点你喜欢的事就好,我尊重你的选择。瞧你给吓的,傻子~”
 
“诶??!!......”

———————————————————————
最近写谭晶可能比较多,因为素材比较多;待我再撸几发董卿的节目再写董卿的故事

你的眼睛——大裤衩今天也很热闹呢

董卿X谭晶  

邪教,邪教,邪教 重说三

有私设比如时间线啊什么的,不喜勿入

跨度较大,她俩这一章是已经在一起了的,董卿视角讲怎么在一起的~祝各位食用愉快😊

————————————————————————

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整个大裤衩里的人都很悠闲轻快,董卿也不例外。前几天刚结束了几期节目的录制,正是空窗期,坐在办公桌前无所事事地转着笔。


在舔干净了最后一盒大果粒之后董卿咂咂嘴,掏出手机来给谭晶发了个信息。

“你在干什么呐?我这好无聊哦大果粒也喝完了。”


倒也真没想着会有回信,毕竟那位现在正在外面演出呢。起身将喝完的盒子丢进垃圾桶里,转身回去的时候却发现手机“叮”的一下,有消息进来了。


“在彩排呢,有一段词老是背不下来:(”


“噗......”一个没忍住董卿就笑出了声,这个小妮子,成天在自己面前得瑟说自己是中华曲库,脑子里有上万首歌,但其实是个忘词大王,离了提词器就不行的那种。董卿每次都担心有一天她得栽在这上面,结果这个祖宗到还挺有一手,每次忘了都能靠编给糊弄过去。想着谭晶以前各种偷看提词器的样子,董卿又不自觉弯了嘴角,回复了一句“那你加油哦。”连手机都没放下就直对着傻乐。


“哟哟哟咱们这当家花旦瞅着手机傻笑呢嘿!发春啦?”朱迅推门进来就瞅见董卿对着手机笑得像朵花,忙抖了抖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一脸的嫌弃,“你家那位来找你了?”


董卿听见声一回头,冲着朱十七笑得坦然:“怎么会,她搁外面演出呢!”语气很是平淡。


“......你赢了。”手动点赞.jpg


董卿放下手机,给十七搬了把椅子示意她坐着,问道:“什么风把你给吹我这来了?”十七也没客气,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拿了本书就当扇子扇,“嗐!我这也没啥事就找你聊聊天来着。怎么着,不欢迎呀?”十七才不会说她是专门找了一个谭晶不在的时候来找董卿套话的。


董卿瞅十七笑的一脸戏谑就知道她肯定不是什么单纯来找她唠嗑的,八成又想从她这套点什么。果不其然就听十七下一句就是:“刚你这样我倒是对你家这位有兴趣的很。聊聊不?”


董卿有点无奈的笑了,她这些朋友一直对她的感情生活好奇的很,加上她和谭晶的事没有特意遮掩更是点燃了她们的八卦之火。聊聊倒也无妨,正好掐灭大裤衩里面对谭晶有想法的人的小火苗!


“好啊,聊什么?”

十七本来已经做好了带着让其他各位“同盟”失望的消息而归,没想到正主答应的这么快,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赶紧打哈哈:“随便啦,比如你们怎么在一起之类的呗嘿嘿嘿……”


“你这范围跨度太大了,我怎么说......”

“好吧好吧,那你是怎么就喜欢她了呢?”


要说董卿也自诩读书万卷,诗词歌赋那是张口就来,但要问她为什么喜欢上了谭晶,喜欢她哪一点,董卿使劲儿攒了攒词,也只得说出一句来:“我喜欢她,大概是因为她的眼睛吧。”


“嗯?”十七觉得大概是自己幻听了,“什么?”

董卿也不恼,目光变得悠远起来,“硬要说我为什么喜欢她,大概就是因为她的眼睛。”


“眼睛里像有星光一样,我很少在一个成年人身上看到这样的眼神。干净纯粹,全是炙热的情感。”


“那年的青歌赛中场的时候,她偶然见到了我,给了我一瓶水,就这么认识了。之后的比赛,她总是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找我,有的时候带点水,有的时候就是和我聊聊天。哦对了,比赛结束的时候还送了我一瓶陈醋,说是家乡特产。果然是地道山西人呢。”


说道这里董卿脸上泛起怀念的笑容,声音也变的更加柔和。在旁边看着的朱十七不禁感叹,果然爱情是个神奇的东西。在大裤衩众人皆知董卿是个拼命三娘,大部分时候严肃的不得了,倒也能在谈到爱人的时候不自觉露出这么温柔的笑容。这样充满甜蜜感的董卿让十七不忍心打断。


“后来我们就慢慢熟悉了。我那会刚到北京没两年,什么都处于起步阶段,连房子都还是随便找的一个还快到期了。她得知了之后就特别热情的邀请我和她一起租房子。那个时候她已经上过一次春晚又在青歌赛夺冠已经是有了名气,央视自然是会找她的。我就想那样也好,就答应了。”


“住在一起之后就更熟悉彼此了,我就觉得天哪这个小女孩也太可爱了,想让人不自觉去亲近去爱护啊……”


“等等......”十七不得不打断一下,果然不能用正常思维去理解这俩人的脑回路,“我还当你们怎么回事呢,原来这么早就开始培养感情了……”


“对,那会我就特别喜欢这个小妹妹。你想呀,谁会不喜欢一个性格超级好又热情开朗的人呢?特别贴心,虽然有的时候有点小迷糊,但还是很可爱。而且我俩都特喜欢吃,没事老搁家折腾吃的,感情就是这么培养的嘛。我呢是就好那口味道,人家可不,啥都想尝一口还停不了筷子,那段时间就把自己吃的可胖可胖了。”


董卿想到什么似的笑了起来,“倒也不是真的很胖,顶多算有点圆润哈哈。但她自己特不好意思,老是跟我屁股后边喊'卿姐卿姐,你可得看着我别让我再吃了!到时候都上不了镜啦!'可她那样子真太可爱了,我怎么舍得让她饿着?也许就是这时候慢慢开始发现自己喜欢她的。”


“我俩平时都很忙,我刚进台里要学很多东西,她是军人嘛一年有半年都在外面慰问演出。所以平时见面也就不多嘛,可能就是这样才会偶尔一起吃个饭睡个觉就觉得好棒啊。人在外闯荡,总有点飘忽不定的不安,但是那个时候是真的觉得,很安定,有她在很安心。”


“等等,一起睡.....睡个觉?!”十七觉得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完全没觉得自己关注的重点有点跑偏。

董卿也不在意,“对啊,当时省钱一起租的房子只有一张大床啊。”


“啊!......那你就这样把人家吃了?!”十七惊叫。气的董卿一把抓起一张纸巾就向她扔去,“去去去,脑子里每天净想些什么。不好好听我就不讲了啊!”

“好好好,小的这就闭嘴,您继续。”


“不是和你说了嘛,要真让我说出点为什么喜欢她我可列不出个一二三四五条来。喜欢这种东西,说得出来就不叫感情了。说不上怎么喜欢她的,就突然有一天发现,我好像喜欢上那个傻乎乎的小姑娘了。想为她做饭,想和她一起看书,想爱护她照顾她同时也被她关心着。”

“女生间的情感总是细腻又敏感的,我们之间这种暧昧不清的关系谁也没点明,但我觉得我们应该是互相明白的。”

不知不觉就讲了很多,董卿停下来抿了一口水,看着朱迅脸上沉思的神色,开口:“不过嘛……后面的事你也看到了,就在一起了~具体的你就不必知道了是吧小十七~”


十七猛然惊醒叫道:“别啊这还没完呢,不讲讲怎么在一起的?”

“这有什么可说的?就是在一起了呗。”


“哎呀怎么能这样!”


“就这样啊,难道还有什么鲜花浪漫之类的?我们像是那样无聊的人吗?”

“戚,我可不信。就冲你晶儿那性子肯定有故事!你要是不说我就问你家那位去!反正我们的小晶晶可善良了,肯定会告诉我。”

“你们的小晶晶?!十七我警告你别打这主意啊!”

“那您倒是说啊,难不成有什么隐情?嗯?”十七一脸坏笑地凑近董卿,上下看了几遍恍然大悟般一拍腿,“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不知道啥时候喝醉了把人家给强上了!行啊你~我们晶儿一瞅就是个软萌受,你可小心点嘿嘿嘿……”

董卿听着十七越扯越不靠谱只好扶额:“得得得我说行了吧,您这脑洞可是大到没边儿......”


“其实这事吧还真是和有天我喝了点有关系。我估么着是喝醉了就和她告白了,具体的记不清了,总之就是在一起了。满意了吗?”


“啧啧,说这么多还不是不想让我打听到你和'你们家小晶晶'那点事~”十七砸吧砸吧嘴,虽然嘴上说着不满意但心里可是乐开了,毕竟让董卿这祖宗说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改天再问问谭晶好了……”


最后一句只是低声呢喃,董卿没听清:“嗯?什么?”


“没什么,我说你手机刚亮了好几下了,没准你家那位来信息了呢?我也不在这烦你了~省得到时候你嫌我~这就走了啊!”说罢一摆手很自觉的起身走人了。


“嘿这人,怎么就走了?!”看十七关上了门,董卿也不在意,拿起手机来看信息。夹杂在花花绿绿通知栏里有一条微信:“卿卿我要上台了[微笑]”不由得又笑了笑,“这妮子,跟不上时尚呀,不知道这个微笑什么意思吗?”


点开来看,发现还有一张自拍,画好了妆的谭晶笑得开怀。董卿不禁感叹时光流走,两人都从最初青涩的模样变得知性温婉。尤其是谭晶,最开始稚气未脱带点婴儿肥的脸现在也随着年龄的增长带着成熟女性的柔美与落落大方。不变的,还是那双像是淬了星光的眸子。每每看着,就觉得要不自觉弯了嘴角。董卿想起一句话来。


“你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你的眼睛——关于睡觉的二三事

董卿X谭晶
邪教 邪教 邪教
有私设且时间线混乱
不喜勿入
祝食用愉快~😊

——————————————————
董卿有个外号,叫“小狮子”,为什么呢,因为呀,她每次睡醒起来的头发就像狮子毛似的乱蓬蓬,性格也有点霸道,所以私底下就有了个小狮子的称号。但是谭晶断然不敢在她的卿卿面前说的,她的卿卿那么好看又温柔,不是吗?

不过号称是小狮子的董卿怕打雷。小时候家里父母工作忙,董卿总是一个人呆在家里度过漫长的雨夜,久而求之有了点后遗症。但是严格的家教让董卿很会忍,谭晶也是和董卿住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发现这一点的。

那天谭晶刚刚结束了多地的慰问演出,加上雨天路况不好硬是在路上堵了几个小时才回去。到家已是深夜,董卿早已睡了,谭晶疲惫不堪,稍加洗漱也挨着她睡去了。


半夜惊雷乍响,谭晶是被这巨大的雷声和床的微微颤抖叫醒的。天还黑黢黢,费力的把枕头下的手机翻出来显示才凌晨四点。刚刚入睡不到两小时的脑子还没转过弯来,怀里就被塞进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董卿因着打雷睡的很不安稳,幼时对于打雷的不安又找上来,不由得紧紧将自己缩成一个球埋在被子里。董卿觉得自己被被子憋的喘不过气,但冷汗还是慢慢浸透了衣裳,无论怎么捂住耳朵分散注意力都无济于事。本想着自己像往常一样忍忍就过去了,不知怎的今夜的雷持续了很久都不见停。慢慢的董卿坚持不住了,恍惚间察觉到身边人有所动作便一股脑地钻出被窝进了她怀里。睡得炸毛的小狮子头发蹭着谭晶的下巴,董卿闻着身边人熟悉的香气感到一丝安心,被打雷折磨的委屈也一并爆发出来,在谭晶怀里小声啜泣着。

谭晶立马慌了神,怎么着睡的好好的突然就哭了?做噩梦了?忙把怀里人的脸托起来想要擦去泪珠,奈何怀里人倔强地不肯抬头,只好柔声问道:“卿卿这是怎么了?没事没事我在这里哦,卿卿不哭不哭,乖。”

“打......打雷了……我怕.......”带着哭腔的声音因为埋在胸前显得闷闷的,谭晶只觉心疼不已,那个在舞台上气场强大巧笑倩兮的董卿何时展露过这么脆弱的一面?就连自己和她在一起这么久还不知道她害怕打雷呢,往日的她也是这样自己独自忍受吗?见董卿害怕得之颤抖,赶忙将她搂的更紧些,一手揽着腰一手在她背上有节奏地轻拍。

渐渐隐匿的雷声和怀里令人安心的温度让董卿平静下来。有点不好意思地蹭蹭谭晶,刚刚哭过声音显得格外软糯:“抱歉把你的衣服都弄脏了.......”

“没关系的,你不害怕了就好。”黑夜让谭晶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样,只是温柔地摸着怀里人蓬松的发顶,像给猫顺毛一样,一下一下很是耐心。“卿卿不要怕,以后都有我陪着你,不用再害怕打雷了……”

温柔缱绻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像是平静水面滴下的一滴水,带来的涟漪轻柔地拨动了董卿心里的弦。浑身像是浸润在温泉里,温暖而酸胀的满足。

“乖,睡吧。”见董卿已经平静下来,谭晶怜惜地吻吻她的额头,“我给你唱首摇篮曲吧。”

“月儿明风儿静,树叶儿遮窗棂......”缓慢而轻柔的中国摇篮曲被谭晶独特的带有传统戏曲唱法的尾音勾的丝丝柔情,折腾了大半夜的董卿渐渐生出睡意,朦朦胧胧地进入了梦乡。

“晚安,卿卿。”